媒体:红顶中介与少数党政机关干部关系暧昧

   

  红顶中介:腐败新现象冒头

  从多个部门和系统分流出的专项资金“跑冒滴漏”,吃拿卡要从公共机构扩散到私营机构,官办、半官办、官民合办的“红顶中介”与少数党政机关干部关系暧昧……

  中国社科院5日发布的第五部《反腐倡廉建设蓝皮书》(下称“蓝皮书”)称,目前,国企腐败和不正之风、“雁过拔毛”式腐败、“两个责任”的衔接落实、防止腐败措施不够得力是亟须解决的问题。

  国企任人唯亲致“链条性腐败”频发

  近年来,从中央到地方巡视组反馈的“体检表”不断地透露出一些国企腐败和不正之风问题较多。梳理这些“体检表”发现,一些国企既存在收受贿赂、贪污挪用等传统直接的腐败,也存在关联交易、利益输送、内外勾结套取国有资产行为,通过资本运作套取国有股份等隐蔽复杂的腐败样式。

  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的调查发现,在一些国企中,部门领导人员亲属违规办企业,第三方业务占比过高引发利益输送,特定关系人利用领导人员职权牟利,继而出现了“寄生性”、“家族式”利益共同体。还有的国企违规用人,“近亲繁殖”土壤较厚,任人唯亲、搞“小圈子”导致“链条性腐败”频发。

  公共领域是腐败问题“重灾区”

  近年来,国企海外投资较多,但国有海外公司和工程项目监督存在诸多困难,海外投资风险防范和监控难度较大。

  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课题组组长孙壮志介绍,目前,公共资金、公共资产和公共资源领域是腐败问题发生的“重灾区”,尤其是从多个部门和系统分流出的专项资金经常出现“跑冒滴漏”现象,贪占克扣、截留挪用、优亲厚友、虚报冒领等问题较多。

  蓝皮书中提到,现实中的监督仍存在不少盲点,有些岗位和人员未受到足够关注。目前,办事求人的地方较多,靠“打点”、“融通”现象普遍,吃拿卡要从公共机构扩散到私营机构,通过影响立法、部门决策谋取利益,利用中介和社会组织腐败等新现象冒头,“无官无职”的人也可能会雁过拔毛“捞外快”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官办、半官办、官民合办的“红顶中介”与少数党政机关干部藕断丝连,关系暧昧。行政审批和行政许可项目取消了,但中介却设有前置性条件,要求服务对象必须购买的服务种类依旧花样繁多。

  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蒋来用介绍,按照“三转”要求,纪检监察机关应将不该管的职能转出去,但受“路径依赖”的影响,职能转变并不“一帆风顺”。有的地方、部门和单位领导班子任务分工缺乏统筹安排、通盘考虑,纪委转出来的业务无相应部门或单位承担,无人员落实,出现业务“真空”的现象。

  有的部门因为人员不专业,缺乏相应履职能力,不善于甚至不会落实主体责任,具体工作不知道如何开展,造成原来有声有色的工作在移交过程中被弱化,功能作用减退。此外,一些纪检监察组织仍在承担现场监督招投标、政府采购、人员聘用管理、招商引资、征地拆迁、信访维稳等与监督执纪无关的业务,出现职能越位、错位与缺位并存交织的现象,监督责任虚化。

  坚持“开前门”坚决“关后门”

  目前,我国防治腐败的能力建设受到限制较多,现代化水平还不够高。

  蓝皮书介绍,社会诚信体系建设进展缓慢,信息“孤岛”现象仍然存在,信息互通共享存在诸多限制,严格管理监督党员干部的基础工程“贫血”;脸谱、指纹信息处理等技术运用不充分,身份户籍管理与现代社会管理不相适应,一人多个身份证、护照等现象存在;预算编制和执行仍然粗放,财务管理存在漏洞,执行标准硬化与僵化同时出现,科研经费管理未完全适应科技创新的迫切需求;电子发票、公务卡、信用卡等从根本上有利于防止腐败的工具还没有普遍推广,大量现金使用给腐败留下较大空间。

  蓝皮书建议,要健全党员干部廉洁成长机制,在公务员中建立与业绩挂钩的浮动薪酬体系。坚持“开前门”,保证工资收入足以保障公务员体面尊严地生活;坚决“关后门”,严肃处理“小金库”、违规发放津补贴及其他违纪违法行为。

  此外,重视新形势下国有企业的廉政建设,加强国企重要领域和关键岗位人员诚信管理,要求申报个人有关重要事项并进行抽审;“裸官”担任国企高管需报请批准;在并购、交易等商业合同中增加反腐败条款,对有腐败记录的商业伙伴设立交易限制条件。

  蓝皮书建议,眼下应着力治理“吃拿卡要”式腐败,纪检监察网站建立“吃拿卡要”曝光专区和投诉举报监测分析系统,对多次遭举报投诉的公职人员调查核实后予以严肃处理。纪检监察机关、检察机关、公安机关可采用“微服私访”、委托第三方独立调查等方式对群众反映强烈的索贿行为调查取证。对“吃拿卡要”问题不纠正、不查处、不治理,甚至故意掩盖、袒护的,或者“吃拿卡要”现象接连发生的,实行“一案双查”,既要追究当事人的责任,又要严肃追究单位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的责任。